39健康网首页 39问医生 名医在线 就医助手 药品通 疾病百科 新闻 诊疗 药品 手机挂号30秒挂号、免费问医生
与万千病友交流
扫描下载
39就医助手APP

王陇德:脑卒中筛查与防治任重道远

2016-04-12 21:55:0639健康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4月19日“卫生部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工作进展汇报会在北京宣武医院召开。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就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作的近期进展及未来部署作了工作汇报。

王陇德 神经内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查看名医介绍收起名医介绍中国工程院
名医介绍:全国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工程院王陇德院士,擅长脑卒中等疾病。

  4月19日“卫生部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工作进展汇报会在北京宣武医院召开。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就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作的近期进展及未来部署作了工作汇报。39健康网对本次会议进行了网络图文直播,王陇德院士讲话原文如下——

王陇德:脑卒中筛查与防治任重道远
王陇德院士做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工作进展汇报

  尊敬的陈部长,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代表,大家上午好!现在我把卫生部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防治策略和工作进展情况向大家做一个简要汇报。

  一、我国脑卒中的流行现状。

   据卫生部做的我国居民第三次死因抽样调查结果表明,脑血管病已经成为国民的第一位死因。脑血管病中卒中是一个急性脑血管病,我国卒中死亡率大大高于欧美*,甚至高于泰国、印度这样一些发展中*。

  我国卒中的问题不仅仅在于它的现患和死亡率高,而在于它急剧快速的发展,卒中是四高性疾病,它的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而且复发率高。卒中如果不解除发病高危因素,就会反复发生,直至患者死亡。实际上卒中应该属于五高疾病,还有一高是它的经济负担费用高,我们*卒中发生率是心肌梗塞的4-6倍,但是它所消耗的费用经济负担却是10倍。

  二、国际上的防控形势。

  卒中这种病在发达*已经开展大量防控工作,取得明显的效果。美国从72-85年卒中死亡率下降35%, 据美国CTC的报告,从90-07年卒中死亡率下降35%,06年美国男性发病率下降30%,女性发病率下降18%。像日本、澳大利亚等等*也在卒中防控上取得明显的成效。因此,卒中这种疾病是国际社会已经明确的可防控的一种疾病,但这种疾病却在中国造成大量不应发生的死亡和残疾。所以,作为卫生系统是有义务、有责任给患者解除病痛的。

  卒中的相关危险因素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是可以控制的,不可控制的像年龄问题、性别问题、部分遗传问题,但是主要的危险因素像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等等,还有一些像长期大量的吸烟、肥胖等等都是可以干预和控制的。同时,最近国际社会所关注的另外一些重点危险因素,比如像颈动脉的狭窄,这个问题在我国多年都被忽略了,头部的血管、心脏的血管有人管,但是颈部血管却没有人管,这个大动脉非常容易造成斑块狭窄引致脑卒中。以往并没有任何人去筛查它,甚至连省部级干部体检里都没有筛查颈动脉,而它又是一个比较无创的、比较容易筛查的一个手段和方式,又比较便宜,但是我们没有开展这项工作,所以我们情况不清楚。还有像现在提出一种H型高血压,也就是伴有同型半胱氨酸升高的高血压,这种高血压和不高的高血压比起来,卒中的风险要高出一倍多。这些因素是导致我国卒中发病率比欧美*的高出很多的原因。像这些危险因素,现在国际研究是可以干预的,颈动脉狭窄可以做手术和支架,氨酸增高可以控制它的水平增高,这些都是可干预的危险因素。

  我国脑卒中防控形势非常严峻,首先是民众的防控意识非常薄弱,科学教育,科学普及做的非常差。以往我们并不认为它是政府责任,认为它是个人的生活习惯问题,实际上是我们没有把科学知识教给民众。

  另外是医务人员的认知度不够,甚至医务人员对此都不很了解。我前几天去了一个三级甲等医院,我去到这个医院里,这个院长告诉我他的医院里前两年发生了两起因为颈动脉狭窄而造成两个50岁刚刚出头的科主任偏瘫在家。大部分医务人员不清楚脑卒中的危险因素是什么,所以现在医院里开展卒中的防控还是比较少的。

  还有是筛查和防治的技术水平,很多医务人员不掌握,比如像B超,很多三级医院对于B超重视程度是不够的,很多医院派老护士学两三个月去筛查,但是护士看实际器官会,看血管不行,很多地方是给人家误诊的。我了解到有一位学员的哥哥在一个省级医院检查,他自己脑缺血症状非常清楚,但是在这个省级医院检查一次是30%多的狭窄,一次是50%多的狭窄,在其他医院一查是90%多的狭窄,做手术之后症状就削减。

  另外我国CEA手术大夫极少,美国一年开展15-20万例,我国去年统计大概是四五百例,可见我国在这些方面问题非常多。

  四、“卫生部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进展情况的简要汇报。

  “卫生部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在卫生部的大力支持下,从09年的6月份启动,得到了各地卫生厅局相关医疗机构的支持。在工作了一年左右以后,部里成立了卫生部的筛查和防治工程委员会,陈竺部长非常重视,亲自担任这个委员会的主任。

  陈竺部长在工程启动仪式上也明确提出了,现在中国的慢性病如果按照目前这种防控现状维持下去的话,30年内慢性病会发生井喷,而且提出了脑卒中筛查和防控是一个投入产出效益明显,能够很快见到效果的项目。同时陈竺部长提出建议,认为应该将脑卒中筛防纳入2020中国健康战略里面作为一个重大的专项。他呼吁全国医务人员能够积极学习脑卒中防治治疗的新理念、新技术,并且利用一切机会向患者进行宣传。

  卫生部疾控司、保健局等一些司局对这项工程非常重视,给予充分肯定和大力支持,并且主动协调把它列入到“十二五”规划中间,医政司发文指导各省推进高危人群筛查干预工作等等,这些方面都给予了大力支持。

  各基地医院对这项工作也非常重视,医政司发文以后全国各省基本选择两家省级医院作为基地医院。各省基地医院里面成立了许多由院长或者副院长为组长的领导防治小组。另外一些地市级医院也非常积极,非常愿意参与这样一个工程。

  委员会认为仅仅包括省级医院是不够的,现在大量的高危人群、大量的患者,仅 据地域的分布有些省级院是覆盖不了某一些地区的,因此委员会认为要逐步把这项工作拓展到各地市去,拓展到县级。现在初步调查发现,有许多农村发病率、死亡率比城市还要高,比如天津环湖医院做的天津市蓟县发病率调查比城市高出3倍,因而将来这个网络要逐步深入到基层农村去。

  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作必须科学规范的进行,工程启动以后,我们首先制定筛查和干预的规范,这个规范经过专家们辛苦的努力,最后由医政司向全国颁发,现在所有基地医院都必须按照医政司颁发的规范进行筛查和干预。我们还组织专家,编写了5本培训教材,因为脑卒中这项技术工作以往没有一个比较系统的基础的教材,教材现基本上都已经成形了。

   据去年统计上半年结果,报来材料的37家基地医院,去年上半年就筛查将近8万例病人,其中有颈动脉狭窄程度大于70%的,就是高度狭窄,按照《美国心血管病指南》的解释,70%狭窄应该尽快实施手术或者支架治疗,否则在最近几年内会发生中风。筛查出狭窄大于70%的有4千多人,开展支架成形术948例,还有手术,实际干预仅仅26%,09年实际干预开展仅仅才12%,说明这些年有一些医院已经初步掌握干预技术。

  60家医院各地报来了以后,经过专家评估,现在全国有4家医院被工程委员会认定作为基地医院,分别是北京宣武医院、北京安贞医院,上海华山医院和天津环湖医院。此外,工程委员会继续组织专家评审比较合格的23家医院,不合格的医院,工程委员会首先要求它对专业人员进行培训,达到筛查评估标准*才能认定作为基地医院。

  基地医院工作开展很多,比如宣武医院设立脑卒中筛查防控门诊。基地医院最主要的变化在于把原来从仅仅治疗转向关口前移,转向预防控制。原来神经内科急性患者来了就是治疗,治疗完了回家康复。但是现在卒中患者进入医院首先评估他再发复发的可能,干预他再发、复发的危险,尽量降低发病率、死亡率。宣武医院专门设立卒中门诊,卒中筛查门诊一天1900多病例接受筛查。天津环湖医院把卒中的防治由医院延伸到基层,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农村和社区一些防治网络。苏北人民医院也设立了卒中筛查门诊,外科内科同时参与这样一个工程,为病人建立绿色通道。大连市中心医院建立了和社区、二级医院联合组成的筛查网络,开展了颈动脉内膜剥脱术等等。

  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普及脑卒中防治知识,开展健康教育。工程委员会创建了“中国卒中网”,通过卒中网广泛宣传科普知识。同时还创办中国脑卒中杂志,另外编写《脑卒中百问》,准备将来向广大群众推荐《脑卒中百问》这本宣传科普知识的书籍。委员会还组织许多专家到各地基地医院去进行讲学、进行指导,已经为基地医院培训了筛查、手术、支架、合理用药等等这方面的医生2千多人。此外,专家们还到当地,给当地群众开展科普教育,已经有几十万群众接受科普教育。

  筛查工作不仅仅是在医院进行,也在社区进行。09年我和王彦峰王老联名给市长写了建议,协调北京市去年确定社区筛查的项目,北京市政府拨款1300多万开展社区筛查,准备3年内筛查10万人。通过去年筛查的2万多人,新发现颈动脉狭窄1800多例,占筛查患者的9%,这个比例是非常高的。这些患者以往不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很可能几年之内就会发生中风,现在有针对性干预,就可以解除他的患病风险。

  委员会还组织开展了科研和学术交流,在这项工程里建立了*卒中和高危人群的信息库。委员会组织专家做了多次论证,做了患者、病例、高危人群的筛查表的设计,现在病例登记表已经完成。我们在7个医院进行预实验,听取医生的意见。我们来看看基本的数据情况。我们向9个医院下发了表格,10来天时间7个医院有了回复,委员会把这7个医院回复的356例病例做了分析,很多情况就清楚了。比如卒中的病理类型,我们一直没有什么明确的材料能够说明这个问题,但是从这350多病例分析看来脑梗死占了82%,占了绝大部分。我们当初 据安贞医院病例统计,84年梗死和出血比例是1.25:1,现在这个比例已经是6:1。 据美国统计材料显示,美国梗死类型是缺血占87%,出血占13%。

  再看卒中患者的年龄情况,55-64岁的住院患者是人数最多的,45-54的患者占了20%多,这有发病年龄明显前移的表现,它甚至高出了74-84这个年龄组,说明卒中的控制应极大的引起我们的重视。再看既往史,在这300多例住院患者中间,复发的占了46%,再次说明卒中病因不祛除,它就反复发生。那么,患者有没有短暂性脑缺血的症状呢?92%的人没有任何症状,一次突发卒中。再看危险因素的情况,高血压居多,占了70%,其他的危险因素,像高胆固醇、高氨酸、糖尿病等等。对颈动脉检查情况,这300多例患者中间有283例检查了颈动脉,其中发现颈动脉的狭窄90多人,占39%,重度狭窄大于70%的发现了13个患者,占了5.5%。

  如果60家基地医院统一按照这个病例登记表上报的话,每家基地医院一年之内筛查10万病人,再加上社区筛查、门诊筛查,3年之内筛查100万高危人群,同时给他们干预,并把这100万高危人群继续观察下去,我们中国完全有条件将来为世界卒中研究做出贡献。

  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另外一项内容是扶贫救助,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在王老的领导下,给工程捐助了200万元,用于贫困人群的筛查和救治,这项工作基本已经开展了,基地医院也非常积极配合,愿意1:1配套救助。

  工程现在亟待改进的问题,一个是科普宣传教育的面还非常小,了解卒中知识的人群还非常少,甚至我们的医务人员,很多人认为脑卒中症状发生一会儿就好了,所以很多人不去及时就诊,防治水平参差不齐。另外也有一些少数基地医院领导重视不够,工作开展不利。委员会认为基地医院应该是滚动的,如果这个医院领导不重视,肯定工作开展不好,这时,委员会将要求各省卫生行政部门调换基地医院,当然,一些工作的激励机制也是应该有的。

  五、今后的主要任务。

  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国民健康意识,加强专业培训。一定要有一支专业队伍,专业人员技术水平不行,给老百姓服务就会不好。要把关口前移,开展高危人群筛查。要把探索慢病防控模式,同时加强基地医院建设,构建脑卒中筛查防治的网络体系。现在仅仅是省级网络,下一步要构建地级网络、县级网络,全国组成一个庞大的卒中筛查网。另外就是要建立数据库,一会儿赵冬教授要介绍数据库的情况。

  总的来讲,通过我卒中防治建立一种探索慢性病防治的模式。我们*在传染病防控上已经有了比较好的策略和防控体系,但是用到慢性病上是不行的。慢性病主要还得依靠基地医院,依靠医疗机构,因为筛查干预措施基本发生在医疗机构——患者要就诊必须到医疗机构,要筛查到医疗机构,要做手术也得到医疗机构,所以必须建立以医疗机构为中心的防控筛查模式。同时,还要建立专业的基地。泛泛谈防治慢性病是不行的,防治慢性病谁来做?口号喊了多年,没有基地医院是做不起来的。要建立防控网络,通过脑卒中的防控探索一种模式,创建我们*的慢性病防治的策略和工作模式。

  在未来3-5年内,要争取建立200-300所筛查防治基地,争取筛查100万高危人群,争取在“十二五”末把我们卒中的死亡率上升趋势,控制在5%以内,现在是9%。另外,工程委员会准备今年5月份在*会议中心召开“2011卒中防治大会”,希望在这个大会上大家能够积极广泛交流,进一步提高医务人员的认知意识和技术能力,推广我们现在研究的一些先进的技术,来提高我们的防治水平。

  我们也希望能够在这样一个防治工程里面尽快把数据库完善,把卒中病例的登记、筛查对象的登记达到一定的数量。我估计如果从5月份开始,到联合国9月份开展慢性病防控大会时能收集到一些数据,国际社会上已经非常重视慢性病防控了。能够把相关卒中防治的一些有关信息、有关资料提供给*,提供给陈竺部长,将来能够在联合国慢性病防控大会上讲解。前不久,我见了制定《美国心血管病指南》的主任,他听到我们这个工程以后给予高度重视,他说他回去就要讲这个事情,希望能够参与到工程里。所以,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作将来一定会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

  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进展情况我就简要跟大家汇报到这里,有什么意见和建议、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您最近浏览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