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健康网首页 39问医生 名医在线 就医助手 药品通 疾病百科 新闻 诊疗 药品 医院在线 手机挂号30秒挂号、免费问医生
对症用药很重要
扫描下载
39健康APP

专家:10年中乙肝治疗的变化

2016-03-2039健康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所谓的保肝降酶,当时姚教授也提到了,蔡教授也参与了拉米夫定的研究,蔡教授,您对当时在拉米夫定没有上市之前,慢性乙肝治疗方面在98年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认识?

姚光弼 肝病科教授
查看名医介绍收起名医介绍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
名医介绍: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的姚光弼教授,擅长乙肝等疾病的治疗。

  39健康网:各位网友,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上海静安区中心医院的姚光弼教授教授,以及北京地坛医院的蔡教授,以及上海《新闻晨报》健康周刊的主笔崔颖(同音)老师,姚教授和蔡教授致力于乙肝治疗领域长达几十年,他们见证了乙肝治疗领域几十年来的重大变化,而崔颖老师作为媒体工作者并且有过医生的经历,现在在媒体的健康领域工作已经超过10年了,今天我们把三位一起请过来,是希望在我们首个口服核苷类药物上市10周年之际,然后与大家共同回顾一下10年来,我们乙肝治疗领域从治疗策略、治疗手段以及治疗信息和治疗观念的改变,在总结10年时间的同时,也共同探讨如何从专家、媒体、患者三方面的角度出发,更好的推进今后乙肝的治疗。下面正式访谈开始,首先有请三位嘉宾给网友打个招呼。

  姚光弼教授:各位网友,大家好。

  蔡老师:各位网友,大家好。

  崔颖:大家好,平时都在平面上见到大家,这次能够在网络上见到大家。

  98年以前 乙肝治疗主要靠保肝降酶 大众的认识也很初级

  39健康网:好的,在核苷类似物上市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把资深的媒体、专家聚在一起来谈共抗乙肝十年,从被动挨打到主动出击,这个主题有很大得意义,可以说这10年里乙肝治疗领域取得了很重大的成果,乙肝治疗从10年前被动的对症治疗,到现在第一个口服核苷类药物上市以后,再到我们国家慢性乙肝治疗指南的制订,经历了重大的变革,现在我们已经能够变被动为主动,直接针对乙肝病毒控制乙肝,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次访谈能够让大家认识到我们乙肝治疗的一些变化,我们先回到10年前,就是98年以前那个时候,首先我想问一下姚光弼教授教授,在98年以前,我们乙肝治疗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你能给我们网友简单介绍一下吗?

  姚光弼教授:非常高兴能够有机会跟各位网友来探讨乙肝治疗,实际上我们说乙肝治疗核苷类似物十年,实际上我们发现并不是10年,应该说1965年首先BLVY(同音)报告发现澳大利亚抗病毒,过去叫奥康,他就发现奠定了我们乙型肝炎是一个病毒引起的,到1970年开始明确是乙型肝炎病毒,所以从发现乙型肝炎由病毒引起以后,全球各个专家都在研究怎么样想办法用药物来控制病毒,或者消灭病毒,其中最大的成果是发现了乙肝的疫苗,但是乙肝疫苗很好,像中国过去接种以后,一共有4千万人不是乙肝了,但是已经生成怎么办?我们需要治疗,治疗的话,探索很长时间,基本上是从两类药物开始,一个是从干扰素开始,应该是1991年开始干扰素研究,我是在国内第一个开展干扰素研究的人,随后1992年国家批准干扰素治疗乙型肝炎,但干扰素治疗有一些困难,第一点,疗效不是很好,而且有不良反应,当时价钱比较贵,与此同时,人家已经知道既然是病毒,是一个脱氧核糖核酸的病毒,那么想办法干扰病毒的复制就很需要,这个就是核苷类药物,第一个就是阿糖腺苷,用静脉打的,后来因为毒性太大,而放弃了,第二个是氟碘阿糖尿嘧啶,初步有效,但是毒性太大,在美国做临床,二期就死了七个人,所以也停止了,最早成功能够推到临床用的是拉米夫定

  39健康网:就是98年上市的。

  姚光弼教授:拉米夫定最早是治疗艾滋病的,艾滋病也是病毒,但是在这中间发现它能够治疗乙型肝炎,所以这个研究应该是1995年开始的,96年发表一篇文章,研究它的剂量跟疗效关系,98年发表一篇文章,是345例,主要是华人,香港、台湾、新加坡的华人,证明这个有效,我们中国与此同步也开始了研究,这个开创了口服的比较安全的药物研究的先例。

  39健康网:在拉米夫定上市以前,我们的乙肝治疗主要采用什么方法?

  姚光弼教授:当时因为我们对肝炎病人进行研究的时候,病人表现的是肝功能不正常,所以当时提出来两种讲法,一个叫保肝,一个叫降酶,实际上这两个讲法是不太妥当的,因为这些药物虽然把酶降下来了,病毒还是发展,另外没有一个药是能保肝的,所以1993年、1994年在大众医学上面,我写了两篇文章:有没有保肝药?结论是没有的,有没有把表面抗原清除掉?是没有的,所以当时好象我们治疗的话是对症治疗,有些人是瞎治,没有什么感觉,没有针对本质问题,只有把本质解决以后才有效,所以一定要控制病毒,等于说一盆水在烧,火烧的很旺,有什么办法控制呢?一种办法是不停的加水,还在烧,水还是会烧干,一个办法是把柴火拿掉,那就不烧了,所以有效的抑制病毒很重要,实际上拉米夫定这个药是1996年在中国开始申报做研究,再早一点是1995年年底就开始申报,所以到96年开始研究,当时蔡教授跟我都是见证人,参与研究,我们是429例,比香港、台湾345例还多一点,我们做了研究以后,做了一年研究、两年研究、三年研究、四年研究、五年研究、七年研究,这个数字之多,时间之长,我们在全球是做的最好,什么道理?香港台湾345例,做下来,到了五年的时候只有58例,我们还有227例,到去年。

  39健康网:通过姚教授的介绍,我们大概了解了在98年之前,我们更多的乙肝治疗是采用保肝降酶的治疗方法。

  姚光弼教授:所谓的保肝降酶。

  39健康网:所谓的保肝降酶,当时姚教授也提到了,蔡教授也参与了拉米夫定的研究,蔡教授,您对当时在拉米夫定没有上市之前,慢性乙肝治疗方面在98年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认识?

  蔡教授:就像姚教授刚才说得,实际上98年之前就是医生对于慢性肝炎治疗主要就是对症治疗,主要就是改善病人的症状,咱们看一下以前的病毒性肝炎防治指南就可以看到,95年的指南,就可以看到,长达7页的指南谈到慢性乙型肝炎的治疗都不过600字,只有一些对症、中西医结合,但是实际上都没有经过双盲对照的研究,所以证据是不确凿的,所以当时的治疗可以说医生对于乙肝是束手无策的。

  39健康网:可能更多的是无措的一种状态,我今天想问一下崔颖老师,您从事媒体工作也有10多年了,应该是98年以前已经参与了,当时您自己的感受,比如媒体上面对于乙肝治疗,包括乙肝的科普的文章都是什么样的状态?

  崔颖:其实刚才姚教授也谈到了,当时在核苷类药物没有上市前,大家都是从所谓的保肝降酶的角度去认识,当然这个认识要加上一个引号,实际上媒体也是这样,大家知道媒体主要的宣传的来源可能也是来自于专业的角度,当时因为专业的人尚且不知道乙肝的正确的治疗究竟是什么?可想而知,当时的媒体应该说误区满天飞了,因为当时我正好是从一名医生转型过渡到媒体人士,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在医院里面的时候,那个时候更多得用的是中西医结合或者保肝药物,当时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到了媒体以后就发现很多的所谓的保肝类药物到媒体来做广告宣传,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宣传的到底对不对,但是那个时候根本就无从鉴别,病人听了媒体的宣传以后,就花了大量的钱,劳民伤财,所以当时就是这样一种很混乱的局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您最近浏览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