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疾病百科 > 疾病症状 >系统性红斑狼疮

系统性红斑狼疮

(全身性红斑狼疮)

系统性红斑狼疮怎样治疗?

向您详细介绍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治疗方法,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常用的西医疗法和中医疗法。系统性红斑狼疮应该吃什么药。

系统性红斑狼疮诊疗知识

就诊科室: 风湿科 皮肤科 治疗费用: 市三甲医院约(10000 —— 20000元) 治愈率: 治疗周期: 治疗方法: 中医药物治疗、西医药物治疗

系统性红斑狼疮一般治疗

9.1一般治疗

宣传教育: 对患者进行宣传教育,使其正确认识疾病,消除恐惧心理,明白规律用药的意义,学会自我认识疾病活动的征象,配合治疗,遵从医嘱,定期随诊。懂得长期随访的必要性。避免过多的紫外光暴露,使用防紫外线用品(防晒霜等),避免过度疲劳。当自觉病情开始有活动迹象时,及时休息,必要时用NSAIDs。

9.2治疗原则

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治疗基本原则:医患要充分沟通,并取得治疗方案的一致;通过控制疾病活动度、减少合并症和药物的毒副作用,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期、阻止重要脏器损害和改善生活质量;充分了解病情,处理不同器官的损害;长期规律随访,及时调整治疗方案。

9.3治疗目标

目前目标治疗(treat to target,T2T)理念已经逐渐成为SLE治疗的共识。T2T是一种治疗策略,让临床的治疗有一个明确方向和目标,即疾病一旦确诊,就应该朝着完全缓解的目标进行诱导治疗,即使无法达到完全缓解,也应该尽量控制在低度活动状态,才能够防止或减轻疾病对机体的危害。

(1)SLE的治疗目标是达到系统症状和器官损害的缓解,若达不到缓解,则需尽可能达到最低的疾病活动度(通过有效的狼疮活动指数和/或器官特异性指标来判断)。

(2)预防复发(尤其是严重复发)是一个现实可行的目标,也是治疗的目的。

(3)对于无临床症状的患者,不推荐仅仅根据狼疮血清学指标(稳定与否,或持续活动)就给予升级治疗。

(4)因为疾病、治疗和合并症所致的损害可以导致后续的累积损害和死亡,就应该将预防损害的发生作为SLE一个重要的治疗目标。

(5)在控制病情活动和预防损害之外,也应该重视那些对健康相关的生命质量(HRQOL)有负面影响的因素,如疲劳、疼痛和抑郁。

(6)烈建议早期识别和治疗狼疮肾炎的肾损害。

(7)对于狼疮肾炎,建议在诱导治疗之后,至少维持3年的免疫抑制治疗,拟获得更佳结局。

(8)狼疮维持治疗的目标是将激素减到控制疾病活动所需的最小剂量,如果可能的话激素应该完全停用。

(9)预防和治疗抗磷脂综合征相关的病情应该是SLE的一个治疗目标,治疗建议与原发性抗磷脂综合征相同。

(10)不管是否使用其他治疗,应慎重考虑使用抗疟药物。

(11)免疫调节治疗之外,还应该考虑采用相关的辅助治疗来控制SLE患者的合并症。

9.4治疗方案的制定

SLE的传统治疗理念是分阶段治疗,即诱导治疗与维持治疗。现在随着研究深入,治疗理念更加细化,主张SLE分型或分层进行达标治疗,具体方案分为诱导治疗与维持治疗的演变方案。

9.4.1SLE皮疹的分型治疗

针对特异性皮疹急性皮疹因多具有抗dsDNA阳性,系免疫复合物沉积所致,为SLE的一部分,故治疗前积极评估其他脏器受累情况,治疗多采用中到大剂量激素加CTX方案;亚急性皮疹多有抗SSA抗体阳性,免疫反应为抗体介导的细胞毒性反应,治疗一般采用外用或局部皮质激素制剂+ HCQ+反应停,中小剂量泼尼松20-40mg/d治疗有效,日常避日光、禁用光感性药物;约60-70%有系统受累,但肾脏和中枢损害较少,当有系统受损时,治疗同SLE。慢性皮疹亦多抗SSA抗体阳性,为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免疫反应,多采用外用或局封皮质类固醇制剂,免疫抑制剂 HCQ、沙力度安、氨笨砜、 雷公藤多甙、MTX(LEF)、CyA等;平时应避日光、 禁用光感性食物和药物;局灶型皮疹系统损伤少,弥漫型系统损伤多系统损伤时,同SLE治疗。深部狼疮可用羟氯喹治疗,少数合用小剂量皮质激素,严重者同SLE,需用较强的免疫抑制剂。

非特异性皮疹根据损伤程度选择治疗强度,皮疹面积较少、损害较浅、渗出不多的皮疹多可采用外用激素、羟氯喹等治疗,当皮疹面积大、损害较深、渗出多的可以应用口服小到中等量激素加HCQ治疗,必要时应用雷公藤、甲氨蝶呤或来氟米特等药物。

9.4.2狼疮肾病的诱导缓解治疗

LN的目标治疗(T2T)为完全肾脏反应(complete renal response,CRR)或部分肾脏反应(partial renal response,PRR)。CRR包括尿蛋白/肌酐比值50mg/mol(蛋白尿0.5克/24小时)以及肾功能正常或接近正常(如果之前异常,当前值应处于正常GFR的10%的变化以内);PRR为蛋白尿减少量≥50%,并且肾功能正常或接近正常;应在治疗开始后6-12个月达标;如有蛋白尿加倍或血尿伴GFR下降则判定复发(RR)。

治疗方案:HCQ应作为所有LN 患者基础治疗药物,除非有禁忌,HCQ可使复发率降低,可显著减少肾脏损害,可减少SLE患者血栓事件发生率。LN蛋白尿>0.5g/24h或尿微量蛋白/肌酐>0.5,应予ACEI或ARB治疗,可降低球内压,减少尿蛋白约30%,优于CCB和利尿剂单独治疗,但孕妇禁用。合并高血压患者,血压控制在≤130/80mmHg,可显著延缓肾脏疾病进展。患者LDL>100mg/dl(2.58mmol/L),应予他汀类药物治疗;

Ⅰ和Ⅱ期不需要免疫抑制剂治疗;Ⅲ和Ⅳ期需要积极激素+免疫抑制剂治疗;Ⅴ期当合并Ⅲ或Ⅳ期时同Ⅲ或Ⅳ期;Ⅴ期单独存在治疗略有不同;Ⅵ期通常需要替代治疗而不是免疫抑制剂;此外慢性程度越高,LN对免疫抑制剂药物反应越差,活动(A)或慢性(C)未进行推荐;

Ⅲ或Ⅳ的诱导治疗MMF和CYC两种方案疗效相等。MMF在白种人、亚洲人、非洲裔美国人等种族疗效相似;亚洲人比非亚洲人需较低剂量的MMF,即2g/d为亚洲人,3g/d为非亚洲人。Ⅲ或Ⅳ无细胞新月体形成或有蛋白尿和稳定肌酐水平但没有肾脏病理的患者 MMF2g/d或3g/d口服均可;Ⅲ或Ⅳ伴细胞新月体形成或有蛋白尿和近期肌酐水平显著升高 MMF必须3g/d口服。专家建议诱导缓解推荐静脉冲击(500-1000mg甲强×3天),随后口服0.5-1.0mg/kg/d,再减量至最小有效剂量;因LN和肾外表现不同,无固定的减量方法。每月1次甲强冲击+每月1次CYC冲击未达成一致意见,但长期随访结果优于CYC单一冲击疗法。

AZA可用于治疗LN但不作为LN诱导治疗,AZA诱导治疗比CYC联合GC疗效差,长期(1-5年)观察, AZA诱导+维持治疗在预防LN复发比CYC诱导治疗疗效差,且CYC可更好延缓慢性损害的进展。

Ⅳ或Ⅳ/Ⅴ伴新月体LN的治疗肾活检有任何新月体存在就称谓新月体肾炎,建议应用MMF或CYC+大剂量激素冲击3天+口服1mg/kg/d激素;亦可应用大剂量静滴CYC治疗新月体性LN。

诱导治疗疗效和改变治疗的时机:治疗8周,蛋尿白下降≥25%,C3/或C4正常;治疗6个月,血肌酐下降,尿蛋白1g/24h,50%患者明显改善,12-24月后达到65-80%,在需要作出较大治疗改变前,CYC或MMF诱导治疗的大多数患者需随访6个月(可改变GC的剂量);治疗3个月时有明显恶化证据(尿蛋白或血肌酐增加50%以上)才需改变治疗方案。

维持治疗选择MMF或AZA,不选择CYC;

其他常用药物利妥昔单抗:用于诱导治疗6月无改善或恶化或CTX和MMF治疗失败者;钙调磷酸酶抑制剂在诱导治疗及难治性疾病中疗效确切;他克莫司在诱导治疗等同高剂量CTX,环孢素与AZA在防止肾脏复发方面疗效相当。FDA批准贝利单抗用于治疗后仍活动的SLE患者,未在LN方面做研究。

9.4.3其他轻中型SLE的治疗

轻型SL E 的药物治疗:患者虽有疾病活动,但症状轻微,仅表现光过敏、皮疹、关节炎或轻度浆膜炎,而无明显内脏损害。药物治疗包括: ① 非甾体抗炎药(NSAIDs) 可用于控制关节炎。应注意消化道溃疡、出血、肾、肝功能等方面的副作用。② 抗疟药可控制皮疹和减轻光敏感,常用氯喹0125 g 每日1 次,或羟氯喹200 mg , 每日1~2 次。主要不良反应是眼底病变,用药超过6个月者,可停药1 个月,有视力明显下降者,应检查眼底,明确原因。有心脏病史者,特别是心动过缓或有传导阻滞者禁用抗疟药。③ 可短期局部应用激素治疗皮疹,但脸部病变应尽量避免使用强效激素类外用药,一旦使用,不应超过1 周。④小剂量激素(泼尼松≤015 mg·kg-1 ·-1) 可减轻症状。⑤ 权衡利弊,必要时可用硫唑嘌呤、甲氨蝶呤或环磷酰胺等免疫抑制剂。应注意轻型SLE可因过敏、感染、妊娠生育、环境变化等因素而加重,甚至进入狼疮危象。

9.4.4重型SL E 的治疗

治疗主要分两个阶段,即诱导缓解和巩固治疗。诱导缓解目的在于迅速控制病情,阻止或逆转内脏损害,力求疾病完全缓解(包括血清学指标、症状和受损器官的功能恢复),但应注意过度免疫抑制诱发的并发症, 尤其是感染、性腺抑制等。目前,多数患者的诱导缓解期需要超过半年到1 年才能达到缓解,不可急于求成。

糖皮质激素:具有强大的抗炎作用和免疫抑制作用,是治疗SL E 的基础药。糖皮质激素对免疫细胞的许多功能及免疫反应的多个环节均有抑制作用,尤以对细胞免疫的抑制作用突出, 在大剂量时还能够明显抑制体液免疫,使抗体生成减少,超大剂量则可有直接的淋巴细胞溶解作用。激素的生理剂量相当于泼尼松715 mg/d , 能够抑制前列腺素的产生。由于不同激素剂量的药理作用有所侧重,病情和患者间对激素的敏感性有差异,因此临床用药要个体化。重型SL E 的激素标准剂量是泼尼松1 mg·kg-1 ·d-1,通常晨起1 次服用(高热者可分次服用),病情稳定后2 周或疗程8 周内,开始以每1 ~ 2 周减10 % 的速度缓慢减量, 减至泼尼松

015 mg·kg-1 ·d21后,减药速度按病情适当调慢;如果病情允许,维持治疗的激素剂量尽量小于泼尼松10 mg/d。在减药过程中,如果病情不稳定,可暂时维持原剂量不变或酌情增加剂量或加用免疫抑制剂联合治疗。

可选用的免疫抑制剂如环磷酰胺、硫唑嘌呤、甲氨蝶呤等,联合应用以便更快地诱导病情缓解和巩固疗效,并避免长期使用较大剂量激素导致的严重副作用。对有重要脏器受累,乃至出现狼疮危象的患者,可以使用较大剂量(泼尼松≥2 mg·kg-1 ·d-1) 甚至甲泼尼龙(methylprednisolone , MP) 冲击治疗, MP 可用至500~1 000 mg, 每日1 次,加入5 % 葡萄糖溶液250 ml , 缓慢静脉滴注1~2 h , 连续3 d 为1 疗程,疗程间隔期5~30 d , 间隔期和冲击后需口服泼尼松015~1 mg·kg-1 ·d-1,疗程和间隔期长短视具体病情而定。

甲泼尼龙冲击疗法对狼疮危象常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疗程多少和间隔期长短应视病情因人而宜。MP 冲击疗法只能解决急性期的症状,疗效不能持久,必须与环磷酰胺冲击疗法配合使用,否则病情容易反复。需强调的是,在大剂量冲击治疗前或治疗中应密切观察有无感染发生,如有感染应及时给予相应的抗感染治疗。SL E 的激素疗程较漫长,应注意保护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避免使用对该轴影响较大的地塞米松等长效和超长效激素。激素的副作用除感染外,还包括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低钾血症、骨质疏松、无菌性骨坏死、白内障、体重增加、水钠潴留等。治疗开始应记录血压、血糖、血钾、血脂、骨密度、胸片等作为评估基线,并定期随访。应指出对重症SL E 患者、尤其是在危及生命的情况下,股骨头无菌性坏死并非是使用大剂量激素的绝对禁忌。大剂量MP 冲击疗法常见副作用包括:脸红、失眠、头痛、乏力、血压升高、短暂的血糖升高;严重副作用包括:感染、上消化道大出血、水钠潴留、诱发高血压危象、诱发癫痫大发作、精神症状、心律失常, 有因注射速度过快导致突然死亡的报道,所以MP 冲击治疗应强调缓慢静脉滴注60min 以上;用药前需注意水、电解质和酸碱平衡。

环磷酰胺(cyclophosphamide,CYC) :是主要作用于S 期的细胞周期特异性烷化剂,通过影响DNA 合成发挥细胞毒作用。其对体液免疫的抑制作用较强,能抑制B 细胞增生和抗体生成,且抑制作用较持久,是治疗重症SL E 的有效的药物之一,尤其是在LN和血管炎的患者中,环磷酰胺与激素联合治疗能有效地诱导疾病缓解,阻止和逆转病变的发展,改善远期预后。目前普遍采用的标准环磷酰胺冲击疗法是:015~ 110 g/ m2 体表面积,加入生理盐水250~ 500 ml 中静脉滴注,每3~4 周1 次,个别难治、危重患者可缩短冲击间期。多数患者6~12 个月后病情缓解,而在巩固治疗阶段,常需要继续环磷酰胺冲击治疗,逐渐延长用药间歇期,至3 个月1 次,维持数年。过去认为环磷酰胺累积剂量不应超过9~12 g 以上,新近的研究提示,环磷酰胺累积剂量并不受此限制。但是,由于各人对环磷酰胺的敏感性存在个体差异,年龄、病情、病程和体质使其对药物的耐受性有所区别,所以治疗时应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掌握好剂量、冲击间隔期和疗程,既要达到疗效,又要避免不良反应。白细胞计数对指导环磷酰胺治疗有重要意义,治疗中应注意避免导致白细胞过低,一般要求白细胞低谷不小于310 ×109/L 。环磷酰胺冲击治疗对白细胞影响有一定规律,一次大剂量环磷酰胺进入体内,第3 天左右白细胞开始下降,7~14 d 至低谷,之后白细胞逐渐上升,至21 d 左右恢复正常。对于间隔期少于3 周者,应更密切注意血象监测。大剂量冲击前需查血常规。除白细胞减少和诱发感染外,环磷酰胺冲击治疗的副作用包括:性腺抑制(尤其是女性的卵巢功能衰竭) 、胃肠道反应、脱发、肝功能损害,少见远期致癌作用(主要是淋巴瘤等血液系统肿瘤),出血性膀胱炎、膀胱纤维化和长期口服而导致的膀胱癌。

硫唑嘌呤(azathioprine): 为嘌呤类似物,可通过抑制DNA 合成发挥淋巴细胞的细胞毒作用。疗效不及环磷酰胺冲击疗法,尤其在控制肾脏和神经系统病变效果较差,而对浆膜炎、血液系统、皮疹等较好。用法1~ 215 mg·kg-1 ·d-1,常用剂量50~100 mg/ d。副作用包括: 骨髓抑制、胃肠道反应、肝功能损害等。少数对硫唑嘌呤极敏感者用药短期就可出现严重脱发和造血危象,引起严重粒细胞和血小板缺乏症,轻者停药后血象多在2~3 周内恢复正常,重者则需按粒细胞缺乏或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处理, 以后不宜再用。

甲氨蝶呤(methotrexate,M TX) :为二氢叶酸还原酶拮抗剂,通过抑制核酸的合成发挥细胞毒作用。疗效不及环磷酰胺冲击疗法,但长期用药耐受性较佳。剂量10~15mg , 每周1 次,或依据病情适当加大剂量。主要用于关节炎、肌炎、浆膜炎和皮肤损害为主的SL E 。其副作用有胃肠道反应、口腔黏膜糜烂、肝功能损害、骨髓抑制,偶见甲氨蝶呤导致的肺炎和肺纤维化。

环孢素:可特异性抑制T淋巴细胞白细胞介素(IL)22 的产生,发挥选择性的细胞免疫抑制作用,是一种非细胞毒免疫抑制剂。对狼疮肾炎(特别是Ⅴ 型LN) 有效,环孢素剂量3~5 mg·kg-1 ·d-1,分2 次口服。用药期间注意肝、肾功能及高血压、高尿酸血症、高血钾等,有条件者应通过测血药浓度调整剂量。血肌酐较用药前升高30 % , 需要减药或停药。环孢素对LN 的总体疗效不如环磷酰胺冲击疗法,且价格昂贵、毒副作用较大、停药后病情容易反跳等。

霉酚酸酯:为次黄嘌呤单核苷酸脱氢酶抑制剂,可抑制嘌呤从头合成途径,从而抑制淋巴细胞活化。治疗狼疮性肾炎有效,能够有效的控制Ⅳ 型LN 活动。剂量为10~30 mg·kg-1·d-1,分2 次口服。31213  狼疮危象的治疗:治疗目的在于挽救生命、保护受累脏器、防止后遗症。通常需要大剂量甲泼尼龙冲击治疗,针对受累脏器的对症治疗和支持治疗,以帮助患者度过危象。

后继的治疗可按照重型SLE 的原则,继续诱导缓解和维持巩固治疗。

急进性肾小球肾炎治疗包括纠正水电解质酸碱平衡紊乱、低蛋白血症,防治感染,纠正高血压、心力衰竭等并发症,为保护重要脏器,必要时需要透析支持治疗。为判断肾损害的急慢性指标,明确肾损病理类型,制定治疗方案和判断预后,应抓住时机肾穿。对明显活动、非纤维化/ 硬化等不可逆病变为主的患者,应积极使用激素(泼尼松≥2 mg·kg-1 ·d-1) ,或使用大剂量MP 冲击疗法,同时用环磷酰胺014~018 g , 每2 周静脉冲击治疗。

神经精神狼疮:必须除外化脓性脑膜炎、结核性脑膜炎、隐球菌性脑膜炎、病毒性脑膜脑炎等中枢神经系统感染。弥漫性神经精神狼疮在控制SL E 的基础药物上强调对症治疗,包括抗精神病药物(与精神科医生配合),癫痫大发作或癫痫持续状态时需积极抗癫痫治疗,注意加强护理。抗心磷脂抗体(ACL) 相关神经精神狼疮,应加用抗凝、抗血小板聚集药物。有全身血管炎表现的明显活动证据,应用大剂量MP 冲击治疗。中枢狼疮包括横贯性脊髓炎在内,在除外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的情况下,可试用地塞米松10 mg , 或地塞米松10 mg 加M TX 10 mg 鞘内注射,每周1 次,共2~3 次。

重症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血小板 20 ×109/L , 有自发出血倾向,常规激素治疗无效(1 mg·kg-1·-1),应加大激素用量,用至2 mg·kg-1·-1以上。还可静脉滴注长春新碱(VCR) 1~2 mg/ 周, 共3 ~ 6 次。静脉输注大剂量免疫球蛋白(IVIG) 对重症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有效,可按014g·kg-1 · d-1,静脉滴注,连续3~ 5 d 为1 个疗程。IV IG 一方面对SL E 本身具有免疫治疗作用,另一方面具有非特异性的抗感染作用,可以对大剂量甲泼尼龙和环磷酰胺的联合冲击治疗所致的免疫力挫伤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能够明显提高各种狼疮危象治疗的成功率。无骨髓增生低下的重症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还可试用其他免疫抑制剂,如环磷酰胺,环孢素等。其他药物包括达那唑、三苯氧胺、维生素C 等。内科保守治疗无效,可考虑脾切除。

弥漫性出血性肺泡炎和急性重症肺间质病变:部分弥漫性出血性肺泡炎的患者起病可无咯血,支气管镜有助于明确诊断。本病极易合并感染,常同时有大量蛋白尿,预后很差。迄今无治疗良策。对SL E 累及肺脏应提高警惕,结合SLE 病情系统评估,影像学、血气分析和纤维支气管镜等手段,以求早期发现、及时诊断。治疗包括氧疗、必要时机械通气,控制感染和支持治疗。可试用大剂量MP 冲击治疗, IVIG 和血浆置换。

严重的肠系膜血管炎:常需2 mg·kg-1 ·d-1 以上的激素剂量方能控制病情。应注意水电解质酸碱平衡,加强肠外营养支持,防治合并感染,避免不必要的手术探查。一旦并发肠坏死、穿孔、中毒性肠麻痹,应及时手术治疗。

血浆置换等治疗不宜列入常规治疗,应视患者具体情况选择应用。

9.4.5妊娠生育

妊娠生育曾经被列为SLE 的禁忌证。而今大多数SL E 患者在疾病控制后,可以安全地妊娠生育。一般来说,在无重要脏器损害、病情稳定1 年或1 年以上,细胞毒免疫抑制剂(环磷酰胺、甲氨蝶呤等)停药015 年,激素仅用小剂量维持时方可怀孕。非缓解期的SL E 妊娠生育,存在流产、早产、死胎和诱发母体病情恶化的危险。因此病情不稳定时不应怀孕。SL E 患者妊娠后,需要产科和风湿科医生双方共同随访诊治。妊娠期间如病情活动,应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终止妊娠。如妊娠前3 个月病情明显活动,建议终止妊娠。出现疾病活动时,可用泼尼松≤30 mg/d , 因泼尼松经过胎盘时可被灭活,故短期服用一般对胎儿影响不大。因地塞米松(倍他米松) 可以通过胎盘屏障,影响胎儿,故不宜服用。如妊娠后期病情活动,也可根据病情短期加大激素剂量。妊娠前3 个月至妊娠期应用环磷酰胺、甲氨蝶呤等免疫抑制剂, 因为可影响胎儿的生长发育导致畸胎。对于有习惯性流产病史和抗磷脂抗体阳性的孕妇,主张口服低剂量阿司匹林(50 mg/ d) 和/ 或小剂量低分子肝素抗凝防止流产或死胎。

系统性红斑狼疮辨证论治

10.1.1热毒血瘀证

症见:斑疹鲜红,面赤,关节肌肉酸痛,口疮,小便黄,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脉滑数或洪数。本证多见于SLE以皮肤损害为主要表现者。

治法:凉血解毒,祛瘀消斑。

选方:犀角地黄汤合四妙勇安汤加减。

常用中药:水牛角30g(先煎)、生地黄30g、赤芍15g、牡丹皮15g、玄参15g、大青叶15g、蒲公英20g、金银花15g、石膏30g(先煎)、升麻15g、鳖甲30g(先煎)。小便黄赤可加灯芯草、白茅根、车前草清热利水;疹色深暗,加莪术、重用丹参以活血祛瘀,毛细血管扩张明显者加川芎、三七粉以改善微循环。

10.1.2阴虚内热证

症见:斑疹暗红,伴有不规则发热或持续低热,五心烦热, 自汗盗汗,面浮红,关节痛,足跟痛,月经量少或闭经,舌红,苔薄,脉细数。 本证多见于SLE早期、慢性活动期及服用激素后,病情尚未控制。

治法:滋阴降火。

选方:六味地黄丸合大补阴丸、清骨散加减

常用中药:生地黄30g,鱼腥草、益母草、青蒿(后下)、紫草、知母、黄柏各15g,女贞子、旱莲草各15g,茯苓、泽泻、牡丹皮、山茱萸各9g。自汗明显,加黄芪15g,党参l0g,麻黄根10g以益气敛汗;盗汗明显,加龟甲(先煎)15g,地骨皮15g,糯稻根30g;咽干,反复发生咽喉肿痛,加玄参15g,麦冬10g,北沙参10g,桔梗10g以滋阴润肺,利咽消肿。

10.1.3风湿痹阻证

症见:肢体关节疼痛、重着,或有肿胀,痛处游走不定,关节屈伸不利,四肢肌肉酸痛或困重,舌质红,苔腻,脉滑或弦。本证多见于SLE以关节和肌肉病变为主要表现者。

治法:祛风除湿,通络止痛。

选方:大秦艽汤加减。

常用中药:秦艽15g、白芍30g、川芎15g、生地15g、当归10g、白芷15g、羌活15g、独活15g、防风15g、白术15g、石膏30g(先煎)、甘草10g。双膝关节活动屈伸不利可见鸡血藤30g,宽筋藤30g活血通络;关节肿胀明显者可见川木瓜30g祛湿消肿;关节疼痛明显者可见地龙干15g、土鳖虫10g活血止痛。

10.1.4气血亏虚证

症见:神疲乏力,头晕,心悸,气短,自汗,面黄少华,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细弱。本证多见于红细胞或白细胞或血小板轻度减少为主要表现者。

治法:益气补脾,养血活血。

选方:归脾汤加减。

常用中药:生黄芪30g、太子参15g、当归10g、白芍15g、丹参15g、白术15g、茯苓15g、生地15g、女贞子15g、鸡血藤20g、青蒿15g、僵蚕15g、炙甘草10g。伴失眠心悸,加炒酸枣仁30g,柏子仁15g以养心安神;纳差者可加炒神曲30g、鸡内金15g健脾开胃。

10.1.5肝肾阴虚证

症见:低热,盗汗,面颧潮红,局部斑疹暗褐,口干咽燥,腰膝酸软,脱发,眼睛干涩或视物模糊,月经不调或闭经,舌质红,苔少或光剥,脉细或细数。

治法:滋补肝肾,养阴清热。

选方:青蒿鳖甲汤加减。

常用中药:青蒿15g、炙鳖甲30g(先煎)、生地黄15g、知母15g、地骨皮15g、牡丹皮15g、山萸肉10g、山药15g、白花蛇舌草15g、赤芍15g、甘草10g。腰膝酸软者可见牛膝15g、杜仲15g、续断15g补益肝肾。

10.1.6脾肾阳虚证

症见:面色无华,眼睑、下肢浮肿,胸胁胀满,腰膝酸软,面热肢冷,口干不渴,小便清长,尿少或尿闭,舌淡胖,苔少,脉沉细。

治法:温肾壮阳,健脾利水。

选方:肾气丸、右归丸或附子理中汤

常用中药:熟地黄15g,山茱萸10g,山药15g,牡丹皮10g,茯苓15g,泽泻15g,赤芍15g,生姜5g,附子(先煎)10g,肉桂3g。水肿明显,加茯苓15g,车前子(包煎)15g,冬瓜皮30g以补益脾肾,利水消肿;腰酸明显,加杜仲15g,续断15g以补肾壮腰。

系统性红斑狼疮中医验方

(1)雷公藤多甙片:每次2-3片,每日3次,适用于男性及绝境后的女性红斑狼疮患者。

(2)昆仙胶囊:每次1-2粒,每日2-3次,适用于男性及绝境后的女性红斑狼疮患者。

(3)白芍总苷胶囊:每次2粒,每日2次,适用于所有红斑狼疮患者。

(4)正清风痛宁缓释片:每次2粒,每日2次,适用于红斑狼疮患者关节疼痛者。

(5)六味地黄丸:每次8丸,每日3次,适用于红斑狼疮肝肾阴虚患者。

(6)金水宝胶囊:每次3粒,每日3次,适用于红斑狼疮肾损害患者。

(7)肾炎康复片:每次5片,每日3次,适用于红斑狼疮肾损害患者。

(8)知柏地黄丸:每次8丸,每日3次,适用于红斑狼疮阴虚内热患者。

分享:

相关文章

红斑狼疮会传染吗?

有一个女孩问,她的室友得了红斑狼疮,她非常担心自己受影响,问红斑狼疮会传染吗?我告诉她,红斑狼疮不会传染。

李青 | 天津市泰达医院 | 肾内科

红斑狼疮与“狼”有什么关系?

系统性红斑狼疮,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结缔组织病,常常发生在育龄期妙龄女性身上。由于部分患者会出现皮疹,看上去像被狼咬过一样,才有了这样的名字。有些患者还会出现莫名的发烧...

张巍 | 上海仁济医院 | 风湿科

中药五味子降转氨酶

  临床治疗中发现,五味子降酶对无黄疸型、慢性迁延性单项转氨酶升高者的效果持久,对无症状的表面抗原携带者,不半浊度和絮状试验阳性的降酶作用佳;中医辩证对肾虚者的效果...

中药苦参素治疗乙肝的疗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于岩岩等研究证实,不同制剂苦参素均可以改善慢性乙肝病人肝功能,提高hbeag和hbv dna的阴转率,停药后仍有持久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