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疾病百科 > 疾病症状 >小儿非霍奇金淋巴瘤

小儿非霍奇金淋巴瘤

(小儿恶性淋巴瘤,小儿非何杰金淋巴瘤,小儿非何杰金氏淋巴瘤,小儿非霍奇金淋巴肿瘤,小儿非霍奇金恶性淋巴肿瘤)

小儿非霍奇金淋巴瘤是怎么回事?

向您详细介绍小儿非霍奇金淋巴瘤的病理病因,小儿非霍奇金淋巴瘤主要是由什么原因引起的。

小儿非霍奇金淋巴瘤病因

小儿非霍奇金淋巴瘤疾病病因

  (一)发病原因

  大多数儿童NHL的发病机制不明。患者的免疫淋巴祖细胞无控制地增生,失去进一步分化的能力而在宿主体内逐渐积累而引起NHL。有证据表明NHL是克隆性增生引起的,在NHL患者的恶性肿瘤细胞中可以看到克隆性的染色体核型异常。

  在感染HIV的患者中,淋巴细胞异常增生发生率高,特别是在伯基特和大B细胞淋巴瘤中,而且在AIDS患者中NHL可以是首发临床症状。在免疫缺陷患者中,EB病毒在淋巴细胞增殖中起了重要作用,EB病毒引起的B细胞增殖为随后的恶性肿瘤的形成提供了一个细胞库。

  (二)发病机制

  大部分伯基特淋巴瘤患者的恶性肿瘤细胞有染色体核型异常,8号染色体长臂远端与14号染色体易位,即t(8;14)(q24;q32)。对T-NHL和T-ALL的研究发现它们有相似的易位,包括TCR的α、β、γ链易位,这些易位包括了与细胞增殖有关的基因位点。因此,在儿童NHL的所有亚型中,染色体易位在淋巴瘤发生中起了核心作用。但这些染色体易位导致淋巴瘤发生的确切机制不明。

  组织病理学是NHL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诊断手段,有多个分类系统,根据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工作分类(WF)方案,儿童NHL主要的组织类型为淋巴母细胞型,小无裂型及大细胞型。几乎所有类型均为弥漫型,高度恶性,少数大细胞型为中、低度恶性。NHL时淋巴组织结构均被破坏,在非淋巴组织中,肿瘤细胞浸润于正常细胞、胶原、肌纤维之间。

  淋巴母细胞型在组织细胞学上无法与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浸润相鉴别,儿童肿瘤专家常把骨髓肿瘤细胞是否超过25%来划分ALL还是NHL,但这一标准是人为划分的,临床上会出现诊断为NHL,但复发时骨髓首发,或诊断为ALL,而复发时只有局限肿块。可以认为淋巴母细胞型NHL和ALL,尤其是T-ALL上是同一疾病的不同临床类型,前者病变细胞较后者稍成熟,治疗上可同样采用治疗ALL上的方案。

  小无裂型根据多形性表现可分为Burkitt和非Burkitt或称Burkitt样,在儿童中尚未发现两者间有临床特征、免疫表型、核型及分子学变化的差别。Burkitt在细胞大小及形态上很均一,而非Burkitt有多形性。Burkitt淋巴瘤在肿瘤细胞间常散在吞有核碎片的吞噬细胞,由此形成星空样特征。有骨髓浸润时难于与成熟B细胞性ALL鉴别。有学者认为Burkitt NHL与成熟B细胞性ALL是有不同临床表现的同一疾病,可同样采用针对Burkitt NHL的含有大剂量烷化剂的化疗方案。

  大细胞型中间变型淋巴瘤具特征性地浸润淋巴窦,肿瘤细胞常常大而畸形,有丰富的浆和不规则核。可将此类肿瘤分为细胞变异型,霍奇金淋巴瘤样型和不表达CD30的多形T细胞型(即外周T细胞型),这些类型有时伴有噬血细胞增生性反应。有一部分大细胞淋巴瘤可能确实属于组织细胞来源。

  NHL组织形态分类可指导临床治疗,但目前仍有多个分类系统,而且各系统间常有矛盾。采用同一分类系统,不同病理科医生亦可能报出不同的病理类型,重复性较差,因此需要免疫表型、核型及分子学变化加以补充。

分享:

相关文章

有一种癌可能无需治疗

说起癌症,大多数人都会谈“癌”色变,但有些癌症,虽然以“癌”命名,但满足特定条件的话,它的发展会相当缓慢,甚至可以不予治疗,今天要谈的就是这样一种“癌”——前列腺癌...

郑炜望 | 无锡中医医院 | 肿瘤科

对号入座 肺癌患者都适合精准治疗吗?

在肺癌治疗领域中,精准治疗已被大家所逐渐熟知。它相比以往传统治疗手段,提升了患者3倍的生存期,无疑对于肺癌患者是个好消息。但目前精准治疗只适合于已知致病基因的患者。...

任胜祥 |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 | 肿瘤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