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健康网首页 39问医生 名医在线 就医助手 药品通 疾病百科 新闻 诊疗 药品 手机挂号30秒挂号、免费问医生
对症用药很重要
扫描下载
39健康APP
收录14502种疾病、症状
收藏

性哲学

目录

  1. 一、 基本介绍

一、基本介绍

  对与性有关的观念形态进行研究的学科。性学的一个分支。从历史上来看,这是性学中最早的分支之一,因为在中国周秦时代的哲学家、在西方古希腊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哲学家都有关于性的哲学论述;然而,从现状上来看,虽然性哲学的领域和专门著作确实存在,但都还并不是一个体系和内容业已成熟的性学分支。在性哲学这一学科名称上,也未尽统一。

  性哲学问题,看来很抽象。正因其抽象,以致便无所不在,甚或相当具体。性哲学问题,如何回答,如何解决,非常直接地和许多性态度问题、性行为问题、性社会问题、性道德问题、性法律问题、性文化问题紧密相关。随着性哲学研究的深入,将会有更多的问题在更大的尺度上为人们所认识、所认同,必然会有助于现代性文明的建设,有助于增进社会和家庭的幸福。

  “性”是否独立地存在 有关“性”的第一个哲学问题,是带有“本体论”性质的基本问题:“性”是不是一种单纯的、并不要和别的概念掺和在一起的独立存在?自古以来,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化,多半实际上给予了一种否定的回答,而认为性只应和生殖连在一起,或者只应和爱情连在一起,或者只应和婚姻连在一起,或者和另外的什么玄学的东西连在一起,只为“性”而性,是低级的、堕落的、非法的,或反道德的,等等。近年来,一些性哲学研究家从不同的观点论证“性”是一种单纯的存在,例如,A.戈德曼在1977年发表《单纯的性》一文,认为“性只不过是一个人想和另一个人的身体相接触并由此产生快感而已”。R.范诺伊在1980年出版了一本书题为《性不伴有爱:一种哲学探讨》,主张性的本质只在于体验“性感受”。著名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J.-P.萨特、美国性哲学研究者T.内格尔(1969年)、R.所罗门(1984年)等则将“性”的本质加以扩大,认为性的唯一或主要目标只是人际沟通交流的一种复杂形式,并不一定要有性交的存在,等等。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任何一种对“性”的本质的界说或定义是被一致接受的。

  “性”是否应予肯定概括起来说,不同个体、不同人群、不同民族、不同社会、不同宗教、不同时代、不同文化对于“性”的信念、态度和评价,可以区别为“性肯定观”和“性否定观”两种。

  性肯定观以一种积极的、正面的观点来看待性欢乐、性亲密关系和性行为,将其看成是人类生活极其自然的一部分。性肯定观的核心在于承认性欢乐和对这种欢乐的追求,乃是一种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建设性力量,而不是破坏性的坏事。

  性否定观指一种社会的评价、文化的态度、宗教的传统,或一种个人的价值观念系统,把人类的性行为看成是需要加以限制和压抑的。性否定观基于一种信念,认为性冲动、性欲、性驱力,乃是一种危险的、有潜在破坏性的力量,需要加以压抑,加以升华,或以其他方法加以控制,以维护社会秩序。

  把儒家看成是“非性”的谬见,不仅见于中国,也见于海外。值得指出的是,四书的英译者J.莱格在1894年译《论语》时,他竟有意将“食色性也”中的“色”字不译成“sex”,而译成“颜色” (color)。他的翻译影响很大,一直到现在还不断重印。可说是他把儒家经典四书变成只有“颜色”,没有性欲的“清教徒”著作,使人误以为儒家乃是“无性”的或“非性”的了。

  诚然,南宋以来,主张“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的以程颐、程颢和朱熹等为代表的“新儒学”或道学家,应该说是性否定观的鼓吹者。他们关于“存天理、灭人欲”的教条,自然是近千年来中国社会性压抑、性蒙昧的哲学根源。

  性权利是否为基本人权的一部分 虽然不同国家、不同政体、不同文化对于“人权”、“基本人权”所赋与的具体内容有所差别,但是,“人权”和“基本人权”的概念本身是被全世界广泛接受与承认的。但是,“性权利”是不是“人权”或“基本人权”的一部分,则有待确定,即便确定“性权利”,应为“人权”,甚至为“基本人权”的一部分,对于“性权利”中包括一些什么内容,又会有很大的争议。不同国家、不同政体、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不但会有不同的回答,甚至有完全相反的看法。例如,“性权利”应该包括有“性自决权”,即自己决定自己的性指向与性行为的权利。现在一些西方国家的立法(特别是一些地方立法)已逐步趋向“同性恋”作为一种性指向而不受歧视、不受惩罚。但是,更多的国家(包括在某些地方立法中承认同性恋者平等权利的西方国家),则对同性恋持反对以至惩处的态度。近几十年来,一些研究性权利的著作,甚至文件、纲领屡有出现,反映出人类已经开始从理论上和实践上面对“性权利”作为“人权”或“基本人权”一部分这一重大而艰巨的课题。

 

X
微信查询更惊喜
马上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