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第19期:褥疮专家王维平

2016-04-1439健康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核心提示:在患者的口耳相传中,专家意味着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专家意味着荣誉、权威。而在现实中,专家意味着什么?专家何以成为专家?请关注仁心栏目,我们将呈现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名医群像,为您讲述那一个个荣誉与光环背后的故事。

王维平 急诊科主任医师
查看名医介绍收起名医介绍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名医介绍:主任医师,38年从医经验,擅长领域:对难愈性伤口尤其是褥疮的治疗有深入的研究,近年每年都要主持举办“难愈性伤口学习培训班”10多期。主持着国家级和省级继续教育项目。获奖情况 曾因发明“波浪床”获国家级发明奖; 先后获得国家专利10多项,发表相关学术论文80多篇。

  “长期卧床者50%以上不是死于其原发病,而是死于褥疮导致的严重感染!”

  王维平教授表示:褥疮的危害绝不仅仅限于褥疮本身,还会带来病菌、病毒的感染、肺部炎症、肌肉萎缩等多种并发症。如不及时治疗,即便是“超人”也难以抵挡——电影《超人》的扮演者克利斯托弗?里夫因为坠马摔断了脖子长期卧床,最终死于褥疮。

  而由于缺乏相应的常识宣教,很少有长期卧床病人会关心褥疮。

  两周未翻身褥疮上身 74岁老太“烂屁股”

  2010年,王维平教授遇到了一个来自海南的老太太,老太太已经74岁,由于骨折在床上躺了两周,由于轮到儿子照顾,不方便洗澡,也没有翻身。当轮到女儿照顾时,两个巨大的压疮让全家人惊呆了!

  老太太的腰部一个20x10cm的褥疮正溢出黑色恶臭的脓液,而臀部一个20x15cm的巨大褥疮已经腐烂见骨,部分坏死肌肉已经发黑干枯,盆骨底部清晰可见!

  王维平教授在回忆起这例案例时,痛心疾首。如果老太的家人稍稍懂得一点褥疮常识,每天坚持翻身擦洗,绝不可能到后来整个右半边臀部全部“烂掉”。即使发生褥疮,早期发现的难度也远远小于重度压疮。

  接下“苦差事” 26年攻关只为征服褥疮

  长期以来,由于褥疮不受重视,加之褥疮的“重口味”——轻则皮肤破溃,重则腐烂见骨,肌肉骨骼清晰可见,脓液恶臭难闻,不少医院视之为畏途,避之不及。王维平教授为何偏偏接下了这个苦差事?

  王维平教授笑言,可能源于骨子里“绝不服输”的军人性格。

  26年前从部队转业后,王维平开始接触急诊科,他发现,大量的车祸、工地事故造成了大量的骨折、瘫痪病人,而大多数医院都只是修复创口,打上钢钉了事,而病人长期卧床后的褥疮却没人管。而这些人大多是青壮年,本该能够继续为国效力的年纪,却被迫躺在床上忍受褥疮的折磨。

  经过对国内外大量的资料分析后,他认为,褥疮治疗的关键在于,一定要让卧床病人身体的压力分散开来!决不能让一个部位持续受压,但普通的床肯定无法实现,定时翻身人工成本又太高,而美国进口床又太贵。于是他下定决心:自己研制!

  宝剑锋从磨砺出 “波浪床+封闭式负压引流”攻克重度褥疮

  在采访中,“波浪床”和“封闭式负压引流”是王维平教授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

  “波浪床”从最初的汽车电机驱动,到现在的全数字化,历经大大小小60余次改进,经过26年的不断完善,终于开始在临床上显山露水。病人躺上波浪床,床面下的几十根辐条即按照程序设定的“波浪”起伏,身体的受力部位不断改变,从不会有任何一个部位长时间受压,从而从根本上杜绝了褥疮的发生,更大大节省了人力,再也不用护工蹲守在病床前,两小时翻一次身了。

  后来,“波浪床”被授予“国家级发明奖”,在广东省内首屈一指。

  波浪床阻止了褥疮的恶化,而“封闭式负压引流”则负责将褥疮彻底清除。

  褥疮病人肌体的腐烂和脓液往往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而腐烂的臭味更让人退避三舍,护理难度很大,即便是家人,护理起来也是愁眉苦脸。“封闭式负压引流”首先将伤口清创,清除坏死组织,同时用清洁海绵填充伤口,插上负压的引流管,一旦有脓液渗出,就会立刻被吸入引流瓶,不会产生任何异味,护理难度直线下降。

  剩下的肌肉再生,就交给神奇而万能的人体本身了。

  深谙“中国国情” 廉价才是最好的

  在实际临床上,还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褥疮病人大多都很穷。

  他们都很穷,大多请不起护工,因此没法做到“两小时翻身一次”;他们大多来自农村,吃的很差,病人常常瘦骨嶙峋;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治疗褥疮的美国“无压力床”一台70万,覆盖伤口的透气不透水的薄膜一张两三百,每周至少换三次……

  为了解决问题,王维平教授狠狠的吃透了“中国国情”。

  波浪床虽然成本高昂,但比起进口床,价格足足便宜了一半,而且睡一天也只收几十块;美国人电子化的负压引流瓶被改造成了手动挤压的无菌塑料瓶,价格瞬间降低了十分之一;而两三百的进口薄膜在经过无数次的对比实验后,换成两、三块钱的国产薄膜,临床用过以后,透气效果同样出色;至于欧美的极其苛刻的“引流管”,王维平教授也费劲脑汁,在医院里找到了替代品——气管、输液管……

  一番“国产化”下来,无论是机器,还是耗材,价格比起欧美的“豪装套装”都至少便宜了数十倍,总花费仅有进口耗材的十分之一,不仅节省了金钱,更重要的是,这些“节俭”丝毫不影响药效。

  省内唯一能收治重度压褥疮 盼推广现有技术

  目前,褥疮仍未普遍引起社会的重视,尤其是重度褥疮,由于难度大,效益低,极少有医院开展。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目前是广东省内唯一一家开展重度褥疮治疗的医院。王维平教授对此表示非常担忧,希望能够大力开展培训宣教,传播现有技术。

  王维平教授表示:现有重度褥疮治疗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且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如仅仅限制在中山一一家,不仅病人有限,社会影响有限,也难以施展先进技术应有的功效。如能和广大社区医院开展联合,将最大限度造福患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一扫”分享

保存在桌面 放入收藏夹

您最近浏览的疾病